疫情防控期间如何开展仲裁工作?

前言:2020年的“新冠”疫情猝不及防给整个社会来了一场“实战”检验。检验结果有目共睹,方方面面的优劣强弱,在疫情面前暴露无遗。互联网大数据时代,明晃晃公示的答卷让人无处遁逃。疫情是场考验,这场考验的价值,大处说,或许正是回应了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主题——如何“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小处言,则关乎各行各业、机构个人,都应从此次“大考”暴露的问题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反思如何完善自我、完善制度。如此,人类才能共建一个向善向美的“疫后”新世界。

疫情防控期间如何开展仲裁工作?

仲裁观察

多年从事仲裁理论与实务研究,在“疫情”持续的过程中,总会不经意间思考关于仲裁行业的问题。的确,仲裁作为现代法律服务业的一种,并非与疫情直接相关,但这场“大考”的影响却无处不在,“人类命运共同体”因“全球化”的病毒同频振动。疫情发生以来,自1月28日起,仲裁机构对疫情开始作出回应,武汉和京沪重庆等地仲裁机构率先发布第一轮公示信息,主要是从对外服务角度,围绕“疫情防控期间工作安排”、“在线立案”和“远程服务”主题展开。2月8日以来,中国贸仲首先在其官方微信号内向仲裁员发出协同“开展九大重点行业疫情法律风险防范调研活动”倡议,海南国际仲裁院发出“开展疫情与合同履行影响等有关法律问题调研的通知”,青岛仲裁委员会发出“仲裁如何为疫情防控和社会经济发展提供法律服务和法治保障”征求意见建议通知,而成立较晚的中卫仲裁委员会则直接于1月30日向中卫市红十字会捐赠了首批防疫口罩、速食食品等爱心物资。一系列举措体现出仲裁界在疫情防控期间积极参与社会治理的努力与担当,可圈可点!

本周大部分仲裁机构开始安排轮值上班。回归仲裁工作本身,仲裁机构面临着现实问题:首先,是疫情期间业务如何开展;其次,是评估疫情对仲裁业务的影响;进而,要作出如何利用这段期间自我调整以适应未来形势变化的规划。相信这些是仲裁人共同关心的问题。故此,从促进仲裁事业发展、加强仲裁机构自身建设角度,结合之前从事“仲裁公信力评估”等研究项目获得的调研信息与当前抗疫形势,笔者围绕“强科技”、“练内功”、“铸公信”、“秉初心”四个主题,谈几点对当前仲裁机构开展工作的建议,权且供同仁参考。

一 强科技:加强仲裁机构专业信息化系统建设,提升工作人员在线工作职业能力

这次疫情应对在社会治理方面,显著特点应是网络技术与大数据的全面运用及其实现的广泛社会价值。建立在互联网思维和运行模式上的现代企业或公益组织,对固守传统线下僵化工作模式的机构及其人员工作效能的碾压式“颠覆”,既是公众舆情和应急管理的必然期待,也体现出社会各方对滞后的线下思维和落后的“纸面”工作方式的批判与抛弃。传统线下工作体制和模式下防疫救灾物资积压数天无法厘清的问题,现代物流企业2小时就可以解决;湖北省市两级政府防疫物资调动缓慢乃至失灵之时,互联网企业公益组织的全球采购已经直升机送达前线。而这无数“滞后期间”的代价,是无价的生命和无可估量的公共利益!

这张抗疫期间直击人心广泛流传的“介绍信”,已符号化为原始与僵化工作体制的标志,堪为“国殇”。当看到工作人员拿着介绍信和A4纸低效能的满仓库找不到物资时,公众激愤了——2020年的公共服务组织,居然还是如此原始的工作水平?!

反思仲裁行业,2018年仲裁研究院进行的“仲裁公信力评估”调研中,信息化服务指数是其中一项指标,课题组调研了全国范围内有代表性的60余家仲裁机构的信息化建设状况,发现居然还有数家仲裁机构没有自己的官方网站,有半数仲裁机构的信息化建设水平无法满足日常办公需要,基本的案件统计都需要人工进行。有的机构虽然有信息化系统,但是象征性的,工作人员因各种原因搁置不用;有的机构开庭效率受制于秘书的庭审记录的水平。落后的信息化建设水平,导致工作人员的现代化办公职业素养无从培养,仲裁机构缺乏专业信息化办公环境和职业化人才的支撑,发展必然“滞后”。

当然,北京、广州、深圳等地的仲裁机构信息化建设远超同行水平,但就全国而言,真正拥有专业的仲裁信息化系统且其工作人员能够熟练应用的机构,根据我院调研,不足十分之一。这次疫情防控期间,信息化建设基础好的仲裁机构,面对疫情反应快,在线服务措施逐项推出,立案、办案、办公均推荐当事人、仲裁员选择在线服务,更安全经济;仲裁员也有配套的在线办案系统而能够无缝对接。信息化建设基础差的机构,则捉襟见肘,面临转型的挑战。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6-555-007          律所传真:0551-233886
安徽晨曦律师事务所 - 律师咨询_法律顾问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Copyright ©安徽晨曦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C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