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武汉餐饮老板生存记:在生命面前先不谈经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餐饮行业首当其冲步入至暗时刻。

恒大研究院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疫情对餐饮、旅游、电影、培训等行业冲击最大,预计2020年餐饮行业零售额仅在7天内就会有5000亿元的损失。

海底捞、西贝、外婆家、眉州东坡这样的大型餐饮,尚能够支撑较久时间,且待疫情过后也较有规模优势,但餐饮行业以小微企业为主,这些企业多数资金链紧张,抗风险能力弱。

到今天(2月12日)为止,武汉已经“封城”20天,燃财经采访了武汉当地五位中小型餐饮品牌的创始人,其中多位是从业十年的餐饮老将,他们的企业同样处于兑付供应商货款、提前采购春节旺季食材导致的资金短缺高峰期,承担着员工工资、房租等空转成本,同时要挺过比其他地区的同行更长时间的线下关停、外卖关闭的状态,以及面临后续不可预判的长尾效应。

多数受访者表示,现金流最多再撑3个月左右。如果撑不下去,他们会考虑关闭部分门店、压缩营业面积,调整厨房操作模式、扩大外卖比例,减少开支、给员工只发基本工资等方式自救。未来,他们也准备用申请银行贷款、卖房的方式获取更多资金。

身处漩涡的他们,还传递出了一些不一样的观点。

有人对员工承诺,疫情期间绝不裁员,并和员工约定这段时间“所有人都不能吃胖”,还有人在物资已经匮乏的情况下,捐食材、捐人工、捐资金,每天坚持为医护人员送餐食。他们身处武汉,每出一次门都要承受极高的代价,但他们每天不是在找食材,就是在找食材的路上。

漩涡之外,肺炎疫情防控已经进入第二阶段,多家大型餐饮的老板已经通过媒体发声,希望出台相关政策,来帮助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部分已经找到“共享员工”的自救方式,他们也期待着武汉能出台相应的税费、社保、贷款政策,让大家先喘一口气,但他们更关心疫情何时能结束,在那之前,他们没有心情好好去规划企业的未来。

生命大于一切。他们说,压垮一家企业的往往不是灾难本身,而是人心。如果病毒杀死了爱,那会是更恐怖的事情。

武汉封城后的吉庆街 来源 / 受访者供图

疫情结束只是个开始

接下来一连串反应会随之出现

娘惹裙厨创始人 吕华涛

我们在武汉有三家直营店,营业额正常是6万一天,现在全部关店,产生不了任何收入;春节期间储备了10天的食材,大概20万,因为封城,三四十个员工滞留在宿舍,他们买不到吃的,这些食材都发给员工吃了,加上员工工资每月大概36万到38万之间,这一正一反,对于公司来说,是过百万的损失,现在公司基本断粮了。 湖北规定各类企业复工时间不早于2月13日24时,

如果武汉的商场要求餐厅14号开业,那我只能借钱去进货,不然只能违约。

而按照疫情目前的态势,初步估计会持续到5月底,而且短时间内疫情的阴霾不会过去,员工不愿意来,顾客更是不会到店里消费,我估计3、4月份的日营业额最多是以往的10%-20%,到时候连缴水电费都是个问题,更不用谈员工工资和房租了。 我2009年创业,到今年是第十一个年头,据我的经验来看,到时候开店就等于亏钱,那何必还要开呢,做企业,就是要把损失降到最低,我们撑不下去,那只能全部关掉,最多留一家店。

回顾读书十几年,外企工作十年,创业十年,这三十几年,感触颇深。

2003年,我在广州买了12套房,创业初期,每在武汉开一家店就要卖一套房,巅峰时期有30家店。

但是这些年商业格局变化太快了,如果最初不卖房创业,我可能有很多资产,现在回头一看,什么都没有了,就像南柯一梦。 餐饮业的人员、房租成本已经到了极限值,我在武汉开店这十年,租金从来只有涨,没有跌。我们知道业主也很难,但是房地产是长期投资,商铺的损失可以折算到四十年的产权期里,而餐饮是短期行为,损失是折算到三五年里。

我们光谷一家月营业额130万的店因为租金太高关店了,还有四家店因为修地铁切断式封路,营收大受影响关了,另外有两家店因为店主P2P跑路等原因被迫关掉了。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6-555-007          律所传真:0551-233886
安徽晨曦律师事务所 - 律师咨询_法律顾问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Copyright ©安徽晨曦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C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