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离婚却“被负债”35万元 检方为申请人解决“天大的事”

  已经离婚,却被法院裁定追加为前夫所欠债务的被执行人,工资也被冻结。她是否该为前夫的债务买单?法院的裁判有没有问题?黑龙江检察机关通过监督办理这起“小案”,为当事人排忧解难,并发现实践中存在的审执不分的问题。

  “被负债”35万元之后……

  

已经离婚却“被负债”35万元 检方为申请人解决“天大的事”

  图①:办案组研究案情

  

已经离婚却“被负债”35万元 检方为申请人解决“天大的事”

  图②:检察官接受当事人家属法律咨询

  

已经离婚却“被负债”35万元 检方为申请人解决“天大的事”

  图③:检察官与律师就提交的材料进行交流

  今年5月1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首次以“民事执行监督”为主题,制发第二十八批共计3个指导性案例,“黑龙江伊春市何某申请执行监督案”位列其中。该案讲述了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在被追加为前夫债务的被执行人后发生的故事。

  从金额来看,这起案件的标的并不大,为35万元。为什么这样一起“小案”能够在众多执行监督案件中脱颖而出,成为一起指导性案件?该案具有哪些指导意义?检察机关又是如何跟进监督解开当事人“心结”的?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近日对该案进行了深入采访。

  生意失利

  35万元债务打破平静生活

  黑龙江省铁力市的张某与何某原系夫妻关系,张某经营着煤炭生意,何某是一名中学教师,小日子过得也算殷实。谁料,本应平静而幸福的生活却在2009年至2010年间被打破。

  那段时间,张某因销售燃煤急需资金周转,向魏某借款35万元。后来,因煤炭价格下跌和经营不善,张某在借款到期时未能如约偿还。经多次催要未果后,魏某以张某为被告向铁力市法院提起诉讼。2012年2月27日,铁力市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张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五日内偿还原告魏某本金35万元”。张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伊春市中级法院。法院经审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2年8月6日,魏某向铁力市法院申请执行。

  官司缠身加之经济收入下滑,张某一家的经济状况进一步恶化。2014年1月22日,张某与何某协议离婚。

  两人离婚一年多后,就在2015年7月30日,铁力市法院作出(2012)铁执字167-2号执行裁定,以借款系夫妻共同债务为由,裁定追加何某为被执行人,并冻结了何某的工资。

  已经离婚

  为何要为前夫的债务买单

  当时,还未能摆脱离婚阴霾的何某,在知道自己被追加为被执行人这一消息后,有如被当头棒喝,再次陷入烦恼的沼泽。在向家人和朋友咨询后,何某决定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于是向铁力市法院提出书面异议。

  2015年12月28日,铁力市法院作出(2015)铁执异字第16号执行裁定,认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除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夫妻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财产归各自所有外,都应视为夫妻共同债务,故裁定驳回何某的异议。何某不服该裁定,向黑龙江省伊春市中级法院申请复议。该法院认为,两人的离婚协议对财产的处置有损于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其共同债权人魏某的权益,且何某在张某与魏某的债务纠纷中不能出示相应的证据,证明其与张某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有过“各自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以夫或妻一方所获得财产清偿”的约定,也没能提供张某与魏某的债务系张某个人债务的证据。2016年4月11日,伊春市中级法院作出(2016)黑07执复2号执行裁定,驳回何某的复议申请。

  明明已经离婚了,为何要为前夫欠下的债务买单?何某认为铁力市法院在办理其与魏某、张某民间借贷执行案件中存在违法情形,决定向铁力市检察院申请监督。

  接力监督

  为申请人解决“天大的事”

  铁力市检察院受理该案后,依据2017年2月28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及夫妻债务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之“未经审判程序,不得要求未举债的夫妻一方承担民事责任”的规定,于2017年6月28日发出检察建议书,建议铁力市法院纠正错误并停止对何某继续执行。2017年7月26日,铁力市法院书面回复称,该案在执行过程中,案件审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准确并不存在错误,且伊春市中级法院已作出裁定驳回何某的复议申请,该案不存在缺乏法律依据的情形,检察建议书建议纠正违法行为不能成立。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6-555-007          律所传真:0551-233886
安徽晨曦律师事务所 - 律师咨询_法律顾问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Copyright ©安徽晨曦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C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