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2019:这家公司遭遇巨额诈骗又连亏两年

2019年业绩预亏,春节前就被上交所发函问询的湘电股份回复了。

这个回复还延了期,历时23天。

回复显示,巨额诈骗计提的损失因为增加的诉讼金额和应收账款的损失又增加了0.34亿元,风电业务因为自身市场判断出现失误的原因也接连下滑,不过风电外购件的质量损失是下降的。

2月13日,湘电股份股价报收于6.1元/股,跌0.33%。

又是亏损年

1月20日,湘电股份发布了2019年业绩预告。

很不幸,同2018年一样,2019年业绩也亏了: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14.56亿元左右。

魔幻2019:这家公司遭遇巨额诈骗又连亏两年

不到两个小时,上交所火速发函问询,问询事项包括巨额诈骗计提损失的合理性及依据,2019年风电外购部件质量问题引发的维修费用形成原因,及风电业务利润持续下滑的具体原因。

本应该在5个交易日内回复,结果湘电股份拖了又拖。

魔幻2019:这家公司遭遇巨额诈骗又连亏两年

2月12日晚间,湘电股份发布回复公告,一一回答了这三个问题。

关于诈骗金额问题:

湘电股份全资子公司湘电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国贸公司”)因涉及贸易合同诈骗事件发生后,公司当时预计可能承担的损失合计达5.6亿元,其中,3.7亿元为涉及上游供方诈骗的合同总金额,1.9亿元为由于仓库查封导致下游其他需方无法提取货物可能涉及的经济纠纷合同金额。

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湘电股份预提涉诈骗合同损失4.68亿元。这4.68亿元损失的构成包括国贸公司给合同相对方开具信用证且对方已贴现的3.69亿元以及苏州圆鸟、厦门港务部分合同项下已提起诉讼金额0.99亿元。

而湘电股份在2019年业绩预告中将信用证诈骗案对公司的预计损失修正为5.02亿元,较半年报增加0.34亿元,这主要包括三部分:

存货预计可收回0.05亿元(-0.05亿元)+年报进一步确认的应收账款损失0.17亿元+索赔诉讼增加0.22亿元=增加的0.34亿元。

魔幻2019:这家公司遭遇巨额诈骗又连亏两年

关于维修费用问题:

2019年发生三包费用4.56亿元=风电外购件质量损失3.97亿元+日常三包费用0.59亿元

不过,这3.97亿元的质量损失大部分是东泰叶片质量问题产生的三包费用的2.66亿元,只不过2018年年初跟供货方南通东泰新能源设备有限公司商量好了,就拿东泰叶片质量货款中的损失冲抵了东泰的应付账款,2019年也有一部分损失是这样冲抵的。不过2018年底这个公司申请了破产,按照破产法相关规定,加上跟年审会计师进行了沟通,质量损失的数据就回调了。

湘电股份表示:抛去这2.66亿元,我们的质量损失较2018年是大幅下降的,2018年的风电外购件质量损失可是6亿元。

关于风电业务:

实话实说,影响利润持续下滑既有行业的共性问题,也有公司自身市场判断出现问题的原因。这一点点下来,湘电股份的回答态度还是蛮好的。

国贸公司入坑!

湘电股份全称湘潭电机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在2002年上市,主营业务是大中型交直流电机、水泵、矿用采运设备(含特种车辆)和城市轨道交通车辆及电气成套设备的生产和销售。

出事的公司是湘电股份的全资子公司国贸公司,一个偏爱贸易的公司,

而诈骗这事儿就出在了纸浆生意上。

国贸公司有三个合作伙伴:上游供方“上海煦霖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简称“上海煦霖”)、下游需方“上海弘升纸业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弘升”)及仓库“上海堃翔物流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堃翔”)。

国贸公司从上海煦霖采购纸浆,把东西存放在上海堃翔,上海弘升付款后,直接从上海堃翔取货。

2019年5月25日下午,国贸公司给了湘电股份一个“惊吓”。

从2016年起就跟公司合作的贸易伙伴出问题了,纸浆库存仓库管理人员失联,货提不出来。

为什么国贸公司想起来要联系上海堃翔呢?

这是由于上海弘升最近发生了逾期付款现象,国贸公司为了保证能按期支付银行信用证,打算将货品变现,此时才发现上海堃翔管理人员失联,无法完成货物变现。

于是,湘电股份就跟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局岳塘分局咨询并报了案。

经上海及湘潭警方查证,上海煦霖、上海弘升、上海堃翔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同一人——陈力钧。目前陈力钧涉嫌合同诈骗、信用证欺诈等违法犯罪行为,已主动投案,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已正式立案侦查。

后来,国贸公司将这三个公司告上了法庭。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6-555-007          律所传真:0551-233886
安徽晨曦律师事务所 - 律师咨询_法律顾问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Copyright ©安徽晨曦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C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