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祁东公职人员吸毒致死:“嗨吧”开在山里,多名公职人员聚众吸食

6月26日国际禁毒日,湖南省衡阳市的禁毒宣传系列活动密集开展。衡阳市祁东县举行“禁毒宣传月”系列主题活动,通过集体宣誓、万人签名等形式向毒品宣战。

衡阳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胡志文在国际禁毒日前夕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衡阳市由于历史移民、交通位置等因素,吸毒人数体量较大,“毒情形势严峻的局面尚未得到根本性扭转”。近日,衡阳市制定 “禁毒攻坚战三年行动方案”,要将禁毒三年行动作为“第四大攻坚战”来打。

胡志文提到不久前发生在衡阳市祁东县的“5·2”事件。据当地警方通报,2020年5月2日,祁东县文化馆副馆长施某君等10人曾聚众吸食毒品,后施某君感到不适,送医抢救无效死亡。

胡志文说,祁东“5·2”事件性质严重、影响恶劣,教训十分深刻。为坚决打赢三年禁毒人民战争,市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在全市开展“禁毒大讨论”,市委书记、市长带头参加讨论。

另外,祁东“5·2”事件发生后,衡阳市在全市部署开展 “雷霆行动”,全面清查摸排了城乡可能涉毒的场所,消除了一批涉毒隐患。

施某君生前最后停留过的地方,隐藏在距离祁东县城30公里外的一个小山村里。那是一间山村“嗨吧”。从外表看,是一间毫不起眼的砖砌平房,四周是茂密的竹林。平房没有窗户,内部装饰着旋转彩灯、投影电视、音控台、空调等设施。

本案一办案民警向新京报记者介绍,聚众吸食毒品的10人中,5人为祁东当地公职人员。

祁东县禁毒办主任邹兴宏告诉新京报记者,施某君吸毒致死事件发生后,祁东县加大对公职人员的涉毒检测、处理力度,要求全县所有公职人员分批次接受毒品毛发取样检测,并留存建档。

女子吸毒后死亡

5月3日凌晨3点多,两辆车停在祁东县人民医院急诊科门前。祁东县文化馆副馆长施某君被一群人送进抢救室。

根据施某君前夫刘一成事后从祁东县人民医院得到的病历,患者于5月3日凌晨3点48分收治,症状为“抽搐”,送诊人称患病原因为醉酒;凌晨5点,送诊人表示患者还曾吸毒,救治4小时后转入ICU。但刘一成未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相关病历。

直到施某君进入ICU,多名送诊人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施某君好友、送诊人之一彭丹拨通了施就职的祁东县文化馆馆长蒋某的电话。蒋某事后告诉刘一成,自己赶到医院时,施某君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

5月3日下午,施某君的独生子、15岁的刘晨,被施某君的朋友从学校接到医院。征得医生同意后,他在危重病症监护室内见到了不省人事的施某君,并拨打了110。刘晨向刘一成回忆,彭丹等人听到了自己打电话报警,之后迅速离开医院。

报警后,刘晨又拨通了父亲刘一成的电话。刘一成与施某君已离婚多年,常年在广州打工。电话里,刘晨称“妈妈快不行了,可能有人投毒”。两小时后,刘晨再次来电,称施某君已经去世。

5月5日,赶回祁东的刘一成从县人民医院拿到了一份病历,但患者姓名为彭丹,并非施某君。刘一成告诉新京报记者,县人民医院医务科长及一名急诊科医生向他讲述了施某君的救治过程:起初,医护人员按照醉酒的情况予以治疗,但症状不见缓解;后来,送诊人才说明患者曾吸食K粉。

医生告诉刘一成,施某君被转入ICU后,医院下达过三次病危通知书,最终死亡原因为氯胺酮中毒。公开信息显示,氯胺酮是一种镇痛药,也是K粉的主要成分,过量吸食可能致人死亡。

6月14日,新京报记者致电事发当晚祁东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值班医生周坤,希望了解施某君送诊和收治情况。周坤婉拒了采访,称一切由院医务科答复。

6月22日,新京报记者致电祁东县人民医院医务科,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对此事不予答复。

县文化馆副馆长的朋友圈

施某君今年40岁,离异后和儿子刘晨一起生活。她生前为祁东县文化馆副馆长,分管群众文化活动并联系舞蹈组相关工作。祁东县文化宣传系统一名官员称,施某君业务能力很强,县里举办的大型文艺活动,她几乎都会参与编导、编剧。

上一篇:上一篇:齐齐哈尔市克东县公安局14小时破获“6.28”特大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6-555-007          律所传真:0551-233886
安徽晨曦律师事务所 - 律师咨询_法律顾问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Copyright ©安徽晨曦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CERVED.